習近平考察安徽金寨:扶貧機制要進(jìn)一步完善兜底措施

點(diǎn)擊次數:1924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1-07-21  【打印此頁(yè)】  【關(guān)閉

      在所有的造假當中,假藥,無(wú)疑是既危險又害人的一種。它要么因為無(wú)效而貽誤治療時(shí)機,要么因為有毒而加重病情危及生命。因此,國家一直把打擊假藥當作一項突出的重要工作,始終保持高壓打擊。但是,有些犯罪分子,仍然為了牟利而造假。前不久,湖北的一位患者,在心臟手術(shù)后使用防血栓的藥物時(shí),就不幸遭遇了假藥。警方接到報案后,追蹤蛛絲馬跡,從而揭開(kāi)了一個(gè)令人震驚的巨大黑幕。
藥品“鬼市”大揭秘:真藥、假藥、過(guò)期藥,互相交換。
       李先生家住在湖北省十堰市,他的父親因為做了心臟手術(shù),必須每天服用一種叫做波立維的藥。這種藥主要是用于支架手術(shù)前準備和手術(shù)后,防止支架血栓的出現,是一種血小板聚集抑制劑。2015年初的一天,李先生偶然路過(guò)一家藥房,看到里面剛好賣(mài)這種藥,而且價(jià)格比醫院的140元一盒便宜了20元左右。
        李先生當即就買(mǎi)了幾盒波立維。拿回家后,父親也按時(shí)服用了這個(gè)藥,但是李先生覺(jué)得這個(gè)藥似乎有些不對勁。
受害人李先生:第二天發(fā)現那個(gè)藥就已經(jīng)吸潮了,就軟了。
       李先生告訴《經(jīng)濟半小時(shí)》記者,通過(guò)掃藥檢碼,可以看到藥品的批次、日期及流通環(huán)節,而這藥的流通環(huán)節不正常。
       李先生懷疑從藥房買(mǎi)來(lái)的波立維有問(wèn)題,于是把剩下的藥送到了十堰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檢測。
       湖北省十堰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綜合執法支隊工作人員雷永軍:該藥不含有藥物成分,依據藥品管理法第48條規定,認定為假藥。
       李先生告訴《經(jīng)濟半小時(shí)》記者,長(cháng)期吃這個(gè)藥沒(méi)起到正常預防作用的話(huà),會(huì )引起心肌梗塞、梗阻,十分危險。制造并銷(xiāo)售假藥涉嫌刑事犯罪,按照程序,十堰市藥監局立即將此案移送給十堰市公安局。這些假藥來(lái)自哪里?十堰市到底還有多少假的波立維在銷(xiāo)售?警方迅速聯(lián)合藥監部門(mén)在全市范圍內,對假波立維藥進(jìn)行清查。
       那么這些假波立維到底是誰(shuí)生產(chǎn)的?又是誰(shuí)把假藥銷(xiāo)售到了正規的藥房,最終賣(mài)到了病人手里的?警方在對這幾家藥房進(jìn)行清查的時(shí)候,仔細察看了進(jìn)貨清單,一個(gè)多次出現的名字,馮某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
藥房負責人表示,馮某把該提供的藥品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、營(yíng)業(yè)執照等“三證一照”和法人委托書(shū)都提供了,資質(zhì)齊全。但是,藥房并沒(méi)有對賣(mài)藥的馮某提供的資質(zhì)進(jìn)行核實(shí),他們更在意的是這批藥品的價(jià)格。在其它地方進(jìn)價(jià)一盒110元左右的藥品從馮某處只需90元。
       警方調查顯示,馮某,男,30歲,貴州籍人。警方初步認定,馮某很可能就是這批假藥的源頭。在幾次蹲守后,警方終于找到馮某,可是,馮某雖然承認自己沒(méi)有賣(mài)藥的資質(zhì),這幾年也一直從事藥品經(jīng)銷(xiāo),但是并不知道那些波立維是假藥。
犯罪嫌疑人馮某:當時(shí)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死的心的都有,這個(gè)確實(shí)是害人害命的事。
       馮某交代,自己在醫藥聊天群里認識了邢經(jīng)理和楊經(jīng)理,之后有過(guò)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,但從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面。他們說(shuō)手里有波立維,而且價(jià)格便宜,于是馮某就從他們那里進(jìn)了貨,又賣(mài)給了十堰的幾家藥房。警方試圖撥打馮某提供的這兩個(gè)人的電話(huà)號碼,卻發(fā)現對方的電話(huà)已經(jīng)停機。
       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食藥環(huán)大隊副大隊長(cháng)項智:不管是QQ還是微信,他們都沒(méi)有表明自己的真實(shí)身份,電話(huà)所有登記的機主也都不是他們真實(shí)身份。
由于無(wú)法查找到馮某的上線(xiàn),整個(gè)案情一下子變得撲朔迷離起來(lái)。那么案件究竟要從哪里繼續突破呢?
       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治安支隊食藥環(huán)大隊大隊長(cháng)廖振江:緊盯三個(gè)流,資金流、物流、信息流。
       楊經(jīng)理和邢經(jīng)理都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和電話(huà)與馮某聯(lián)系,之后通過(guò)物流公司發(fā)貨到十堰,由物流公司代收貨款。警方首先趕到物流公司,調取馮某的貨單查詢(xún)線(xiàn)索。物流顯示貨物來(lái)源在北京和天津,但都未顯示他們發(fā)貨的具體地址。
       線(xiàn)索在物流公司再次中斷。警方?jīng)Q定一方面兵分兩路,趕往北京和天津,進(jìn)一步追查嫌疑人的蹤跡。另一方面,利用馮某的QQ號繼續聯(lián)系邢經(jīng)理。在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聯(lián)系后,邢經(jīng)理終于回了消息,警方立即鎖定了他的位置,并實(shí)施了抓捕。
經(jīng)調查,邢超的真實(shí)姓名叫韓立波,哈爾濱人。幾個(gè)月前來(lái)到北京,開(kāi)始收購倒賣(mài)藥品。藥品一部分來(lái)自回收的醫保藥,另一部分從網(wǎng)上的醫藥群里倒賣(mài)。
       韓立波供認,自己的藥品都來(lái)自天津,并交代了上家的QQ號,但警方經(jīng)查證,該QQ號不再使用,而手機號也不是實(shí)名登記的,短時(shí)間內看來(lái)很難追蹤到有價(jià)值的線(xiàn)索,但可以肯定的是,既然他的假藥也來(lái)自天津,那么接下來(lái)的工作重心,就在天津那個(gè)楊經(jīng)理身上了。警方分析后決定,將資金流作為案件的下一個(gè)突破口。警方從大量的代收貨款的資金里,查到了一張樊姓女子的銀行卡,而樊某是貴州籍的一個(gè)打工女子。我們認為是馮某的上線(xiàn)冒用他人身份開(kāi)的銀行卡。
        警方通過(guò)追蹤這張銀行卡的交易記錄發(fā)現,它曾在哈爾濱被人使用過(guò),而此前馮某曾說(shuō)過(guò),楊經(jīng)理的口音像是東北的,那么他是否就在哈爾濱呢?警方加緊對這張卡的追查,終于發(fā)現在2015年4月17號,該卡在黑龍江呼蘭縣一家銀行發(fā)生過(guò)交易。
從這段監控錄像中警方發(fā)現,這個(gè)男子在取錢(qián)時(shí),遞給工作人員一張身份證。警方隨即調取了身份證的信息,發(fā)現與他本人身份證為同一人,于是初步確定這名男子正是本案一名重要嫌疑人。
身份信息顯示這個(gè)男子身份信息顯示這個(gè)男子叫劉成龍,33歲,黑龍江哈爾濱人。就在此時(shí),遠在湖北十堰的馮某向警方提供了一段自己和楊經(jīng)理以前的通話(huà)錄音,警方把監控中劉成龍的聲音與錄音里楊經(jīng)理的聲音進(jìn)行了比對,發(fā)現他就是警方一直在找的楊經(jīng)理    手機號碼只相差一位數,而葛某母親與收貨人的名字也一致,是巧合可能性并不大。為了進(jìn)一步證實(shí),警方找到了快遞公司,經(jīng)快遞員確認,葛某就是經(jīng)常郵寄快遞的人新華網(wǎng)北京4月24日電 4月24日,習近平到安徽考察,前往金寨縣向革命烈士紀念塔敬獻花籃。上午11時(shí)30分許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的身影出現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紅軍廣場(chǎng)。金寨,地處大別山腹地,被譽(yù)為“紅軍的搖籃、將軍的故鄉”。霏霏細雨中,習近平向烈士紀念塔敬獻花籃。隨后,瞻仰了紅軍紀念堂,參觀(guān)了金寨縣革命博物館。

  村民陳澤平對總書(shū)記說(shuō):黨的這個(gè)政策好,我歡迎

  金寨縣是國家級首批重點(diǎn)貧困縣,2011年被確定為大別山片區扶貧攻堅重點(diǎn)縣。24日下午,習近平來(lái)到金寨縣花石鄉大灣村走訪(fǎng)村民,同當地干部群眾共商脫貧攻堅大計。

  走進(jìn)村民陳澤平家兩間簡(jiǎn)陋的房子,總書(shū)記仔細察看,詢(xún)問(wèn)家里的情況。身體還好嗎?這個(gè)季節屋里還有點(diǎn)冷吧?家里種幾畝地?種的茶葉幾年能收獲?養了幾頭豬?豬肉價(jià)格還可以吧?總書(shū)記問(wèn)得十分細致??吹酱策叾阎?zhù)幾包稻谷,總書(shū)記說(shuō),這里又住人又是倉庫啊,并問(wèn)陳澤平,存的糧食夠吃多長(cháng)時(shí)間??倳?shū)記還指著(zhù)屋頂說(shuō):“這里拉的電線(xiàn)可有點(diǎn)亂啊?!贝甯刹窟f上《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基本情況調查表》?!耙泼裰毖a”“公益林補貼”“計生獎”“勞務(wù)收入”……總書(shū)記一邊念著(zhù)表格上的項目,一邊向陳澤平了解貧困戶(hù)搬遷等支出和補貼情況,問(wèn)他愿不愿意搬遷到山下去。陳澤平回答說(shuō):“黨的這個(gè)政策好,我歡迎?!?

  習近平:扶貧機制要進(jìn)一步完善兜底措施

  安徽省花石鄉大灣村,68歲的貧困戶(hù)汪能??吹搅暯娇倳?shū)記沿著(zhù)石階走向他家,快步迎了上去,緊緊握住總書(shū)記的手,激動(dòng)不已??倳?shū)記說(shuō):“老汪你好,來(lái)看望你們?!蓖裟鼙Uf(shuō),做夢(mèng)都沒(méi)想到您會(huì )到家里來(lái),共產(chǎn)黨政策好,給我們帶來(lái)好多福分??!習近平拿起桌上的扶貧手冊,一邊看一邊詢(xún)問(wèn)老汪家的情況。聽(tīng)說(shuō)老汪愛(ài)人有高血壓,一年藥費要花兩三千塊錢(qián),習近平說(shuō),因病致貧、因殘致貧問(wèn)題時(shí)有發(fā)生,扶貧機制要進(jìn)一步完善兜底措施,在醫保、新農合方面給予更多扶持。

  習近平:一路奔波而來(lái),就是要了解扶貧實(shí)際情況,讓老區人民過(guò)上幸福美好生活

  總書(shū)記一連走進(jìn)大灣村5戶(hù)農家,聽(tīng)取村民對實(shí)施光伏發(fā)電扶貧項目、種植茶葉、發(fā)展養殖業(yè)以及移民搬遷等的想法,了解省市縣開(kāi)展扶貧工作的具體做法和取得的成效。他對鄉親們說(shuō),我這次專(zhuān)門(mén)來(lái)看望大家。從北京坐了1個(gè)半小時(shí)飛機到合肥,又坐了1個(gè)半小時(shí)汽車(chē)到金寨,再用1個(gè)多小時(shí)進(jìn)山來(lái)到你們這里,就是要了解農村脫貧特別是革命老區扶貧的真實(shí)情況。習近平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懷著(zhù)對人民的熱愛(ài)、按照黨中央提出的精準扶貧要求,打好脫貧攻堅戰,讓老區人民過(guò)上幸福美好生活。

  習近平:不能忘了老區,老區人民養育了我們

  習近平對大灣村的鄉親們說(shuō),在地方工作時(shí),我一直抓老區建設,同老區很有感情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,一個(gè)不能少,特別是不能忘了老區。無(wú)論是革命戰爭年代還是改革開(kāi)放新時(shí)期,老區人民為黨和國家作出了巨大貢獻。老區人民對黨無(wú)限忠誠、無(wú)比熱愛(ài)。老區精神積淀著(zhù)紅色基因。在今天奔小康的路上,老區人民同樣展現出了強烈的奉獻奮斗精神。經(jīng)過(guò)數十年發(fā)展,老區建設取得了很大成績(jì)。但是,放在全國范圍內橫向比較還有不小差距。黨中央高度重視老少邊窮地區尤其是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的扶貧工作,要通過(guò)實(shí)施精準扶貧,確保2020年實(shí)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目標是過(guò)硬的。

  習近平:采取穩定脫貧措施,建立長(cháng)效扶貧機制

  雨后初霽,安徽省花石鄉大灣村,在村民陳澤申的小院里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同鄉親們圍坐在一起拉家常。聽(tīng)鄉親們說(shuō)脫貧措施,如建立光伏發(fā)電站、種植茶葉、發(fā)展養殖業(yè)等,習近平表示,要脫貧也要致富,產(chǎn)業(yè)扶貧至關(guān)重要,產(chǎn)業(yè)要適應發(fā)展需要,因地制宜、創(chuàng )新完善。聽(tīng)說(shuō)陳澤申的孫子即將高考,習近平詳細詢(xún)問(wèn)了孩子的學(xué)習情況。他說(shuō),要做好教育扶貧,不能讓孩子們輸在起跑線(xiàn)上,教育跟不上世世代代落后,學(xué)一技之長(cháng)才能有更好保障。習近平強調,打好扶貧攻堅戰,要采取穩定脫貧措施,建立長(cháng)效扶貧機制,把扶貧工作鍥而不舍抓下去。

  習近平:扶貧做好建檔立卡工作

  花石鄉大灣村,一場(chǎng)別開(kāi)生面的座談會(huì )。大灣村第一書(shū)記、扶貧工作隊隊長(cháng)余靜來(lái)自金寨縣中醫院,她向總書(shū)記講述了自己的扶貧歷程?!斑@段時(shí)光是我一生的寶貴財富,扶貧不止是經(jīng)濟上的幫扶,還要真心實(shí)意給予關(guān)心?!彼f(shuō),村里現在有建檔立卡貧困戶(hù)174戶(hù)415人,“大灣村一戶(hù)不脫貧,我堅決不撤崗”。習近平詳細詢(xún)問(wèn)扶貧工作隊干部配備和工作措施,他說(shuō),做好精準扶貧,建檔立卡制度要堅持,依靠群眾精準找到和幫助貧困戶(hù)。

來(lái)源: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politics/2016-04/25/c_1118719711.htm